凤凰非常道

解放纪事:强行穿越红水河殴打蒋家军

1949年11月28日,东兰最后一任国民党县长兼联防团团长魏朝春在东山进行“围剿”。突然他听说大批国民党军队已经到达东兰。好坏还不确定,他很快就回到了城里。

在路上,我得知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进入这个国家。

魏朝群哀叹县警队和民团吓得魂不附体。

同一天,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十三军第二十八军先锋151师追击国民党第十七军第一百零三军,从河池进入东兰。

在路上,当地人冲向马路两边的亲戚。游击队冲过去指挥人民解放军,人民解放军在向东兰县追击顽抗的敌人。

面对快速行进的解放军,国民党军队非常警觉,并严格遵守,试图掩护红军对岸国民党103军的所有主要团体。

毛毛正在下雨,游击队与解放军合作,从敌人手中夺回一个又一个制高点,突破了第一道防线。

敌人撤退到红水河东岸的一个制高点来阻挡我们的部队。

这时,敌人后方突然传来激烈的枪声。原来,解放军451团的一支小分队绕过小路,一头扎进敌人的后面,切断了敌人逃往东兰县的路。东海岸的所有敌军都被消灭了。

在红水河西岸的安陆渡口,敌军103人留下一个营驻扎在渡口,试图凭借红水河的天然屏障阻挡我军在东岸。

防御敌人在西岸修建防御工事,将附近的船只沉入水底,只留下一艘破损的船只停泊在水面上。

29日拂晓,中国人民解放军来到银行。宽阔的河水流得很快,一艘破船停泊在河上的渡船上。

敌人用密集的火力封锁了渡船的两边。突然,我们的枪齐鸣。一轮炮弹呼啸着射向敌人的防线,敌人的机枪被压制住了。

团部命令第一营、第三连、第八小队作为尖刀小队穿越红水河,不惜一切代价夺回船只。

八班接受任务后,郑彪和其他九名士兵跳进几十英尺深的一条河里,冒着敌人的炮火,逆流而上,把破船带回去。船修好后,八班战士乘坐一艘船,在炮火掩护下迫使它穿过红河。

上岸后,俘虏们守卫着渡船剩余的22个敌人。

突破安陆渡口后,尖刀小队沿着公路追击县城。

看到人民解放军的到来,安禄村的农民欢欣鼓舞,主动找来40多名船夫日夜打捞和修理船只,运送解放军渡过红河。

敌人沿着高速公路奔逃,发现解放军追赶他们,并在通拉坡组织火力阻止他们。

尖刀小队的队长高杨频看到一名军官在敌军阵地上指挥。他带着两个士兵绕到敌人后方,伪装自己,进入敌人阵地。他惊讶地抓住了那个军官。

从军官口中得知他是副总指挥,高杨频强迫他命令下属投降。敌人的副指挥官诚实地命令停止战斗,500多人持枪投降。

尖刀小队独自深入,在阿马顿再次遇到了敌人。受伤的两名士兵把敌人挡在前面。高杨频绕到敌人后面喊道:“你被我们包围了,还不要交枪!”受惊的敌军士兵不知道我军到底有多少兵力,只好顺从地放下武器。

中国人民解放军尖刀小队突破安马桥防线,到达县城。

第17国民党军司令员刘舒曦率领103人逃往东兰市,28日留下一个团在县城阻挡我军,其余的逃往旺岗县城。

29日下午4点左右,我的尖刀小队靠近宝銮坳,敌人用密集火力封锁了十字路口。

在机枪的掩护下,刀班的七名战士在竹林的掩护下渡过了九曲河,上了河,占领了纳佐坡高地,并将火力集中在敌人身上。

另一部分战士沿着公路旁的沟渠爬行,很快占领了山脉。

这时,后方部队陆续到达,突破第一道防线,向敌人发起冲锋。

保卫沙漠海果林友和鹧鸪上校的敌人,当他听到我军冲锋的声音时,他吓坏了,胡乱开枪后逃跑了。

巴陵桥上的敌军仍在拼命反击。尖刀小队发起了几项指控并被粉碎。两名士兵为夺取这座桥英勇牺牲。

大约5点钟,我军到达,集中火力进攻。当处于守势的敌人看到亲切的微笑时,他们放弃了队伍,逃跑了。

夕阳西下,天空布满了彩霞和五颜六色的花朵。在虎头山的兰花城旁边,它非常迷人。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51师官兵在欢呼声、鞭炮声、锣鼓声中,以整齐的军姿和坚定的步伐走过兰城。

刀班勇敢的战士高杨频在胜利的欢呼声中在城楼上挂了一面鲜红的旗帜,为这座古老的山城注入了活力。

这时,冷落的街道喧闹起来,家家户户敞开大门,清理厅堂,烧茶、热水招待解放军;解放军恰似当年的红军,战士们一放下背包,不是挑水,就是劈柴。这时,废弃的街道很嘈杂,各家各户都开门,打扫大厅,给解放军端茶倒水。人民解放军就像当年的红军一样。当士兵放下背包时,他们要么喝水,要么砍柴。

整个城市充满了军事和民用鱼和水的移动场景。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