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非常道

公然掩盖易建联

六月一日,上海第一中级法院上海农凯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毅等操纵证券交易价格、虚报注册资本案作出一审判决,对毅以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以虚假注册资本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法院并对上海农凯罚款四千万元人民币。6月1日,上海农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易董事长等就操纵证券交易价格、虚报注册资本案件作出一审判决。易纲因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六个月,因虚假注册资本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因执行判决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法院还对上海农开罚款4000万元。

这项重罪被日本小法院轻判为两项罪行:1 .易纲教唆他人从1999年6月至2003年5月通过融资方式筹集巨额资金,连续或不转让股权买卖徐州工程机械技术有限公司的流通股份,持有的最高股份占流通股份的95.93%,导致股份价格异常波动,上涨4倍,从而获得非法利益。

1998年10月至2000年9月,易建联利用膨胀的7亿多元资本公积金转为实收资本,使用虚假验资报告,欺骗公司登记机关,取得公司登记,将上海农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从1亿元增加到8亿元,虚报注册资本7亿元。

易建联在这两起犯罪中涉案金额至少超过10亿元,但仅被判处三年监禁。

从来没有一宗案件涉及超过十亿元人民币,但刑期很轻,只有三年。

他不仅犯了上述罪行,而且还参与了一系列重大经济犯罪。首先,他贿赂中国银行香港集团前总经理刘金宝和福建兴业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工商银行、交通银行的贪官非法借入大量资金。

易纲案判决后,中国香港的“快餐业”致电福建兴业银行。该行一名员工表示:“仅我们就贷给易建联28亿元,其中14亿元完全无担保。

然而,自易事件以来,我们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既没有追查数字,也没有注销账目,因为上层没有指示。

“易建联还向海城信用合作社借了6.7亿元。

福建兴业银行工作人员的话证明,在“上海港”保护下的“上海港”甚至没有调查这些案件。

中国香港金融家刘梦熊表示:“私营企业将被拒之门外,因为内地银行贷款政策一直只愿意向国有企业和一些与地方政府相关的项目放贷。

作为一个私营企业经营者,易建联成功地从银行借了一大笔钱。如果这些步骤合理合法,干净整洁,不涉及贿赂,那么这将是一个奇迹,肯定是一个领先的模范企业家。但是这可能发生吗?“第二,易纲贿赂上海和静安区的贪官,获得静安区东八区的开发权,然后降低对非法拆迁和强行破坏住宅楼的赔偿。

此案涉及儿子江绵恒、秘书贾安婷、警卫队长游锡贵、黄鞠妻子于会文和陈良宇兄弟陈梁军。

然而,江的上海第一中学对此视而不见。

陈梁军被捕和于会文获奖之谜去年陈毅被谋杀后,中央特遣部队下令逮捕陈梁军,但在该组织的干预下,陈梁军不得不再次获释。

今年5月18日,上海第一中学开始对易建联进行考试。社区立即听说黄鞠的妻子于会文被捕了。

这个谣言对上海黑帮非常不利。

黄鞠敦促于会文“驳斥谣言”,因此“上海帮”的喉舌《解放日报》在5月24日报道称,于会文被评为“慈善明星”。

“慈善之星”通常对那些向慈善机构捐赠大笔资金的人进行评论。我想知道于会文捐了多少钱给慈善机构?一些分析师表示,黄鞠的妻子可能不会被捕,但她可能会被相关方“采访”,并被要求“澄清”。

黄鞠有负罪感,担心不利的“谣言”会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导致事件曝光。因此,他要求“上海黑帮”通过媒体“驳斥谣言”。然而,实践证明贾庆林妻子的“这个地方没有银子的谣言”是无效的。

最好用一个响亮的名字来表明这个人“还活着”

正如上海在评论“慈善之星”和“上海帮”在紧急情况下投放毒品一样,于会文被给予了一个与“慈善之星”无关的评论。

自由亚洲电台评论员陈劲松表示,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公开为易建联辩护,称根据目前的调查,易建联有两项指控:一项是虚报注册资本,另一项是操纵证券价格。

本案中没有发现与房地产相关的犯罪证据。

陈良宇的话不仅向易建联暴露了他“没有诉诸自我攻击”的公开庇护,而且立即揭穿了日本所谓“司法独立”的面具。

作为市委书记,没有理由要求和干涉司法部门的办案。

向公众解释具体案件更完全是司法部门的职责。

陈良宇以可疑的动机代替了他。

人们可以将彝族案例与其他一些案例进行比较。

郑恩冲是一名律师,他代表华东八所房屋被毁的家庭提起诉讼,被陈良宇罗志以“非法向国外提供国家机密”的罪名判处三年监禁。

郑律师对社会和国家的危害比彝族大吗?《南方都市报》总经理余华凤被诬告“挪用”11万元,并被判处12年监禁。

深圳一所小学的校长拆除了学校的一部分墙来建一家商店,并把它租给了小贩。租金分发给所有的老师。领导得到了50,000元。结果,他被判处三年监禁。

愤怒的谴责易建联被判刑后,全国充满了诅咒。

大家都说,这是“上海帮”领导的“上海帮”公然违反法律制度,是对主要经济犯罪分子和腐败官员的掩盖。

许多文章出现在大陆主要网站的讨论区,网民们提出了各种问题,包括彝族案件的真相是否在政府的压力和媒体报道的控制下沉没了。涉嫌腐败的官员仍然逍遥法外吗?被迫搬迁的上海居民陈晓明说,我们普通人的遭遇是搬迁和腐败。易建联因金融犯罪被判刑,没有触及土地腐败的实质问题。普通人都睁着眼睛看着它。老百姓关心腐败问题。如果他们不提及腐败问题,他们怎么会这样呢?陈晓明还说,包括他在内的许多普通人一直在战斗,宁愿被迫搬家也不愿签字。他们只想回到他们原来的地方,因为这是普通人的权益。普通人怎么会愿意呢?许多普通人去请愿,但是一旦他们去了,他们就会被劳动教养,甚至会受到高压手段的威胁,比如记笔记、调查谁想让你去,或者和谁说话,等等。经过整理,他们说这是一个双重坦白,甚至比文化大革命还要糟糕。

胡雯不愿意放弃。据中国香港《文汇报》报道,6月6日,中国香港地区法院传讯了四名被告,毛的女助理钟灵修、两名经纪人林启生和张博友,他们被指控在2002年6月1日至2003年5月31日期间在依桐和雷静宜等深圳彩票公司不诚实地制造误导性表象,使得上海房地产的股票交易活跃,成交额达到35亿港元。

毛泽东和其他三名被告否认共谋诈骗和其他指控。

辩方表示,由于案件的复杂性,涉及27箱至少9600份档案,需要时间研究,法官将案件推迟到7月5日为期8周的预审。

报告称,由于案件的复杂性,专家分析不排除易建联在中国香港再次被起诉和定罪的可能性。

中国香港《文汇报》是日本的喉舌,代表日本的声音。

这表明胡雯派拒绝接受的“上海帮”绝对君主仍在中国香港与“上海帮”作战。易纲挪用超过10亿港元根据上海房地产2002年年报,中银香港在上海房地产的现金资产达11.9亿港元。

在易建联统治上海的六个月里,有11.5亿现金被注销。

其中,2003年3月,7.4亿元用于购买农开的三项固定资产(上海龙柏酒店、上海吴中路地块、上海凌俊广场),现金缺口为4.1亿元,资金缺口缺失。

2003年3月27日,上海房地产全资子公司上海红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上海吴中路土地为抵押,向上海农村信用社借款3亿元。

一个多月后,上海红星把贷款借给了上海华亭贸易有限公司

然而,上海房地产并未在协议规定的同一年7月11日(贷款及相应利息的偿还日期)获得还款。

2003年4月11日,上海房地产以3.5亿元人民币的贷款,将3月份刚刚收购的全资子公司上海怡和龙柏酒店抵押给上海农村信用社。

后来,易建联和龙波将3.47亿元存入富友证券开立的账户。这笔钱后来从富友证券汇出,至今下落不明。

三项合计为易建联欠上海房地产小股东10.6亿元。

在中国香港,非法挪用公司资金构成盗窃,后果极其严重,并有案件可循。

曾文能,中国香港上市公司惠阳控股(0331,现称全球电力)前董事长,在1998年1月担任太平洋港口(0659,现为新成立的集团)执行董事时,三次从太平洋港口的子公司惠阳港口窃取总额超过8000万港元,以清偿个人投资欠款。

为了隐瞒这笔钱的下落,曾文能还伪造了付款凭证和购买协议。

2001年12月,曾文能被判犯有三项盗窃罪和四项会计造假罪。他被判处6年监禁和8年取消担任公司董事的资格。

2003年8月,曾文能够提出上诉,但上诉被驳回。总检察长认为原判决太轻,需要重新考虑。

今年3月,上诉法院接受了总检察长的申请,并将刑期增加到7年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