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新闻

《南方都市报》案件开审;余华凤否认法庭指控

《亚洲时报》3月9日报道,编者按:3月4日,《南方都市报》的一组涉嫌带头报道几起政府失败事件的案件在广州开庭。

小日本宣传部禁止中国媒体报道此案。《亚洲时报》在网上获得了第一手信息,为读者提供独家更新。

南方都市报集团广告总经理余华凤涉嫌贪污贿赂,于3月4日上午8时在东山区法院开庭。

首先,余华凤和他的律师都进行了辩护。

据了解,余华凤在法庭上否认了这一指控。

然而,该报总编辑程毅中并没有出庭,他最初被报道与此案有重大关系。

外界长期质疑《南方都市报》报道了首例非典,农民工孙志刚因为没有暂住证而被广州公安抓获。他在收容所被殴打致死,并遭到大陆当局的报复。

据《亚洲时报在线》报道,广州律师徐志勇在法庭上为余华凤辩护时指出,余华凤的行为不构成腐败罪。

检方指控余华凤利用职务之便,以张曙光、李玲仪等业务人员的名义,命令财务人员贪污156万元以上。使用了同样数量的公款,其中58万元私分,余华凤分得10万元。

然而,据说辩方反驳并指出,156万元是《南方都市报》应得奖金的一部分。《南方都市报》编辑委员会根据自己的权限依法发放奖金。余华凤收到的10万元是自己的合法收入。

辩方认为,根据《南方都市报》与《南方都市报》集团签订的《年度二级会计计划》、《南方都市报广告部合同》、《广告业务管理大纲》等南方都市报制定的管理文件,从2000年3月至2001年1月,《南方都市报》共收取156万元,作为整个《南方都市报》2000年度奖金的一部分,包括广告部奖金、广告销售成本节约奖和广告部副总经理广告超额完成奖。

辩方重申,《南方都市报》编辑委员会的根本目的是平衡编辑人员、行政人员和管理人员之间的收入差距,以便将属于管理人员的法定奖金发放给整个《南方都市报》工作人员。

据说因为《南方都市报》的管理部门没有自己的账号,所以不得不以自己的名义提高奖金。余华凤只执行了编委会的决定,开展了具体的操作,没有命令财务人员虚报公款。

辩方承认这种提款方式存在一些问题,但应该清楚的是,这些奖金已经有合法的财产所有者了。这里的关键问题不是抬高成本,不是虚假地要求公共资金,而是收回属于经营者的法定奖金,分发给整个《南方都市报》的员工。

据拖欠彩票的《南方日报》集团员工称,《南方都市报》编辑委员会有权根据《南方日报》集团的管理规定决定年度奖金的分配。

2000年,《南方都市报》一次性奖金总额为6052455.12元,其中利润奖金、广告奖金、广告节奖金等合计为4488943.80元。1999年第四季度,广告部副总经理广告奖金826,715.85元,广告销售成本节约奖金405,457.99元,广告部奖金271,015.06元。

据指出,这些奖金分三次发放,第一次发放给所有员工,第二次发放给所有经理,第三次发放给所有编辑委员会成员,剩余的58万元。

辩方认为,余华丰检察官指控的10万元腐败是第三次58万元奖金的一部分。

据说《南方都市报》编辑委员会讨论了奖金分配计划,所有编辑委员会都签署并收到了奖金。因此,就分配程序而言,这是完全合法的。像其他八个编辑委员会一样,余华凤获得法定奖金。

公诉人指控编辑委员会成员没有完全披露他们的奖金,因此指控他们“瓜分”。

然而,辩方认为,“企业毕竟不同于政府。在现代企业中,奖金的收取通常不是公开的,而“员工的个人收入属于个人隐私”,因此其员工没有义务像国家机关公务员一样披露自己的收入。

辩方认为,《南方都市报》编辑委员会在没有通知所有员工的情况下发放和接收奖金的决定不能否认奖金的合法性。

如果连这种奖金分配都被视为腐败,那么腐败就会在中国媒体乃至绝大多数国有企业的年终奖金分配中盛行,而且大多数国有企业的经理也是贪污犯。

辩方还强调,余华凤的行为不构成贿赂。

检察官指控余华凤用97万元贿赂南方日报集团研究员李玟暎,以谋取不正当利益。然而,辩方指出,没有证据表明余华凤试图谋取任何不当利益,余华凤也没有向李玟暎行贿的动机。

相反,辩方认为,97万元代表了《南方都市报》对李对私营部门的巨大贡献的奖励。

被告称,余华凤没有从李玟暎谋取不正当利益,检方指控余华凤向李玟暎寄钱是为了获得预付费广告表现的奖励。

辩方认为,作为一家企业经营的《南方都市报》(Southern Metropolis Daily)将每年收到的实际资金作为评价总经理业绩的标准,这在财务上是“现金基础”,至少当时不是“不正当利益”。

被告方认为,由于预付款计入当年业绩,不能计入下一年业绩,且激励政策逐年不同,因此以实际支付额为考核标准的计算方法可能无法为余华凤获得更多奖金。

辩方指出,根据《南方都市报》财务部门提供的计算结果,如果预售资金不是按当年业绩而是按下一年业绩计算,余华凤实际上会得到82411.67元的奖金。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法庭辩论中,在检察官指控余华凤“多拿奖金”并被相反证据否认后,他改口称余华凤是“提前领取奖金”。但是,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余华凤“提前领奖金”的重要性,也无法解释为什么余华凤要收受97万元贿赂才能获得如此不真实的利益。

据说,在此类指控被驳回后,公诉人提出新的理由说余华凤“提前获得奖金”,是为了“提前拿到《南方都市报》的合同”。然而,我们引用了大量的证据来证明余华凤在来到《南方都市报》之前,每年已经赚了近80万元。正是《南方日报》领导人耐心的劝说,导致余华凤与《南方都市报》广告部签约,后者当年亏损。

然而,辩方认为,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余华凤的出色表现、对南方日报集团的高度评价以及余华凤的年度荣誉和奖项表明,余华凤不能通过贿赂获得合同。所谓“为了获得合同”纯属无端猜测。

辩方还质疑余华凤没有贿赂李玟暎的必要或动机。

据说,李玟暎自2001年12月28日以来一直是一名研究员,即一名没有实际权威的顾问。

据指出,喻华峰送的两笔共76万元都是在2002年以后送的,如果喻华峰想行贿的话,他应该向有实际职权的主管社委乃至社长行贿,但事实上喻华峰把钱只给了这位没有实际职权的调研员,这在行贿的逻辑上是不成立的。据指出,余华凤在2002年后共发了76万元。如果余华凤想行贿,他应该贿赂主管的社会福利委员会,甚至有实际权力的总统。然而,事实上余华凤只是在没有实际授权的情况下把钱给了研究人员,这对于贿赂来说是不合逻辑的。

余华凤的律师指出,甚至在2001年12月之前,当时李玟暎是《南方都市报》的总编辑,负责《南方都市报》的社会委员会,余华凤的任免、工资和奖金的确定,以及《南方日报》集团和《南方都市报》之间的二级会计合同方案,都是由《南方日报》集团的社会委员会通过集体讨论决定的,而不是李玟暎的最终决定。

他指出,余华凤不能也从未通过李玟暎的权威获得过整改或经济利益的荣誉。没有权力和金钱交易的可能,也没有贿赂的动机。

在法庭上,辩护律师告诉法官,所谓97万元贿赂的真相是余华凤代表《南方都市报》给李玟暎的奖金。

李玟暎在《南方都市报》工作,实际上是《南方都市报》的成员。大量经营者的证词表明,李玟暎为扩大《南方都市报》的广告客户做了大量工作。许多广告客户都是由李玟暎本人协商和确认的。正是李玟暎非常努力的工作为他赢得了“钢铁侠”的称号。

他强调说,李玟暎的贡献不是使用他的权力,而是依靠努力工作和汗水。

辩方声称,为了表达对李玟暎的感谢,《南方都市报》的编辑委员会多次讨论李玟暎应该获得奖金。2001年年终奖金发放时,李玟暎的名字被列入奖金名单。

“为了实现按劳分配的原则,南方都市报不得不采取措施规避集团管理条例——余华凤以自己的名义向李玟暎发放奖金。

李玟暎为《南方都市报》做出了巨大贡献。《南方都市报》多次讨论给李玟暎奖金。李玟暎的证词显示,每次余华凤寄钱,都说是奖金。2003年,李玟暎以推销员杨莉的名义收到并得到了16万元。

辩方辩称,1997年底俞华凤来到《南方都市报》时,它是一家新成立的小报,每年亏损800多万元。

在接下来的六年里,《南方都市报》的表现取得了快速的进步。2003年,《南方都市报》盈利1.6亿元。《南方都市报》的人都很清楚,如此出色的表现离不开优秀的报社经理余华凤的智慧和汗水,也离不开《南方都市报》探索的有效激励机制。

据了解,余华丰法院也为自己做了最后声明,指出:“我没有贪污或贿赂。当《南方都市报》最困难的时候,我经常给下属年终奖金。当《南方都市报》健康成长的时候,我没有在《南方都市报》的规则之外为自己谋取任何个人利益。

我认为法律有义务根据事实做出经得起社会和实践检验的判断。

余华凤在法庭上指出:“我已经离家80天了,已经被关了两个月了。”。

现在,我对法律、是非和人性有了深刻的理解。

这个案子对我的生活、我的同事、我的亲戚和朋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当然,个人悲剧可能无关紧要,但改革的探索不应该被摧毁。

据指出,该案已经结案,但仍不知道何时宣判。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