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非常道

中国农民问题是日本议会两届会议中的一个禁忌敏感领域。

在中国大陆举行的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两会”前夕,日本严厉禁止了目前在中国大陆广泛流传的揭露农民苦难的《中国农民调查》(Survey of Chinese Farmers)。

这本畅销书揭露了农村问题的黑暗场景,触及了日本小政权最痛苦的敏感领域,让日本小政权的领导人感到不安。这也表明,9亿农村农民的悲惨生活仍然是胡雯政权挥之不去的噩梦。

2月8日,中国大陆发布了国务院第一号重要文件《关于促进农民增收若干政策的意见》。这是日本18年来首次将“三农”问题作为中央一号文件发布。这表明,在胡锦涛和温家宝的领导体制中,“三农”问题仍然是棘手的问题。

日本中央一号文件承认当前农业和农村发展中存在许多矛盾和问题。

“两会”即将召开,小日本的相关部门正开始收紧对舆论的控制,包括最近成为热门话题的“三农”问题被封锁。

日本中央宣传部近日发布了各地宣传报道的最新消息,明确要求各地主管部门在“两会”到来时部署所辖报纸、广播电台、电视台的宣传报道,同时净化舆论环境。

中宣部还指示媒体不要大肆宣传一些敏感事件、主题以及书籍和文章。由安徽作家陈圭迪和春桃合著的长篇报告文学《中国农民调查》于今年1月出版,在大陆是畅销书。

这本书详细描述了安徽农村的一些重大案例,用令人震惊的农民血泪故事呈现了中国农村、农民和农业的“三农问题”。

《中国农民调查》揭露了中国农村的许多不光彩的问题。内容包括:村民揭露了干部的不清账目,四人丧生;农民抗议重税,被公安杀害;追逐税收的官兵就像日本军队进入村庄;村官抢粮还债杀人。

陈圭迪承认,不难发现中国农民的贫困和苦难。他们只是比其他人更有勇气和冒险精神,而这恰好与日本小当局声称要解决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并创作作品的时候相吻合。

当这本书出版的时候,这对夫妇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比如离开他们的家,卷入诉讼,甚至进监狱。

为了这本书,陈圭迪和他的妻子当时抛弃了他们半岁的儿子,在安徽的50个县呆了三年,从自己的口袋里花了5万元去采访和写作。经过许多波折,他们没有放弃。

为了从专家学者那里了解情况,他们去北京时遭受了各种白眼。面对农民的悲惨境遇,他们没有恐惧,也没有写作负担。他们甚至点名了涉案官员,从日本领导人到村官和村官。结果,他们陷入诉讼,面临诉讼。

中国大陆约有1.2亿农村剩余劳动力,近年来,由于乡镇企业大规模裁员,大量失业农民被迫在城市出售劳动力。

近年来,城市外来务工人员的规模不断扩大,从1980年代初的每年3000万人增加到4000万人,其中9000万人已经跨地区流动。农民工的范围不断扩大,不仅跨越省市,而且参与“劳务输出”。农民工的流动也越来越多,集中在发达城市和东南沿海发达地区。

中国农民还必须承担乡镇政府、各级干部、教师和教育费用的巨大开支。

中国大陆有2000多个县级政府、5万多个乡镇政府和70多万个自然村,有数千万人吃皇粮或补贴。

地方政府的财政资源原本是有限的,巨大的财政支出缺口完全是由于对农民的各种税费造成的。

收入最低、最不稳定和最脆弱的农民、村庄和农业需要支付县、乡、村政府的运作费用和义务教育费用。

大陆五十多年来,城乡差别、工农差别、东西差别日益扩大;在中国经济连续十多年GDP增长在百分之八至九,城镇居民收入年增长两位数的情况下,但广大农民的收入成长缓慢,农户可支配收入极其有限。在过去50年左右的时间里,城乡之间、工农之间、东西方之间的差距日益扩大。十多年来,中国经济以国内生产总值的8-9%增长,城镇居民收入以每年两位数的速度增长,大多数农民的收入增长缓慢,农民的可支配收入极其有限。

大陆农民每月仅花费139元,其中117元用于食品、服装和住房等必需品,只有22元可用。

中国东部和大城市郊区1亿农民的生活水平接近或等于城市居民的生活水平,中西部6亿农民生活贫困,近3000万农民处于极端贫困状态。

目前,中国大陆农村约有5亿劳动者,其中4亿是剩余劳动力。

中国农村劳动力比世界上所有经济发达国家的4亿总劳动力多25%。

目前和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为店主购买彩票是安全的。1亿亩耕地只需要1亿劳动力,剩下的4亿劳动力无处可去。这是“农业、农村和农民”的结构性障碍。

此外,大陆农村地区土地和水资源极其短缺。

目前,中国人均拥有一亩以上的耕地,农民只拥有半公顷的耕地,制约了中国的大规模农业生产和农民收入的增长。

即使经过30年,中国的城市化已经达到50%,7亿至8亿农民仍然滞留在农村,土地资源短缺至少30年内不会有根本改变,甚至情况可能会恶化。

在中国的662个城市中,有400多个严重缺水,每年缺水60亿吨。此外,农村地区全年缺水200亿吨。水资源短缺也是严重阻碍大陆农业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并给广大农民带来了困难。

解决“三农”问题涉及政治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

然而,“三农”问题具有紧迫性、复杂性和长期性。如果“三农”问题不尽快得到改善和解决,将危及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

在2003年3月日本小首相温家宝在国内外就职的新闻发布会上,他公开表示,当他接任首相时,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对他来说是最令人不安的。

大陆13亿人口中有9亿多是农民,“三农”问题的处理关系到大陆发展的成败。

前总理朱镕基在其政府工作报告中承认,近年来,农产品价格下降,农民收入增长缓慢。这挫伤了农民的积极性,动摇了农业的基本地位,危害了大陆国民经济的大局。

《中国农民调查》于去年12月首次在《当代》杂志上发表,获得了巨大成功。

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今年1月出版了一本小册子,引起了另一场轰动。人民文学出版社对这本书的介绍是“我们不仅收获了眼泪,还听到作者为农民的命运痛哭流涕。

“这本书在中国大陆各地引起了热烈的反响。报纸和互联网上涌现出读者的评论:“我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惊和隐藏的痛苦”;“我们看到了难以想象的贫困、难以想象的邪恶、难以想象的痛苦、难以想象的无助、难以想象的抵抗、难以想象的沉默、难以想象的情感和难以想象的悲剧”。

《中国农民调查》公开揭露了大陆农民的苦难真相,严厉批评了小日本官僚体制下对农民的残酷剥削。

这本书揭露了大陆辉煌经济发展背后的阴暗面。如果不加以禁止,它将成为辽源的一场野火,并将不受控制地蔓延开来。在高压体系下,这是日本小政权所不能容忍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