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新闻

母亲的煤油灯

周洪翔的灯一直亮着。

几十年来一直亮着的灯是从煤油灯开始的,从未熄灭过。

它不仅照耀在这座老房子里,不仅每天晚上,不仅在我眼前,而且在我心里一直伴随着我。

一盏小煤油灯,一个灯罩,一个灯座,一壶煤油,一根灯芯。

在一夜又一夜没有灯光的情况下,有微弱的灯光。

它的光比一盏小小的乳状油灯还要亮,比蜡烛的烛光还要亮。虽然它的光线很弱,但它照亮了一个小房间。

灯光把母亲的影子映在斑驳的墙上。阴影很大,几乎覆盖了一面墙。

母亲经常在煤油灯下缝纫,缝制衣服,缝制鞋袜,在生活中缝纫洞,直到灯罩变黑,直到灯油耗尽,直到灯芯烧光。

白天,妈妈在美华服装厂工作,缝棉花,缝衣服,缝纽扣,缝满全身的棉絮,非常累。

晚上,我不得不在家做针线活。我家里有大人和小孩穿的衣服、鞋子和袜子,邻居家有大人和小孩穿的衣服、鞋子和袜子。

我妈妈的手从不休息,从繁忙的冬天到春天,从繁忙的夏天到繁忙的秋天,经常忙到深夜。

煤油灯一直陪伴着我妈妈。

即使有电灯,它仍然保存在我母亲的旧房间里。

在我眼里,妈妈的煤油灯比烛光还要亮,甚至比电灯还要亮。

因为煤油灯下有我妈妈。

我母亲的身影不仅映在墙上,还映在我的心里。她是如此清澈,如此温暖,如此高大。

母亲就像煤油灯。

虽然外观粗糙粗糙,但只能发出一点光,点燃一点灯芯,煮沸一小罐煤油,但它无声无息地照亮了20平方米的房间,没有抱怨或遗憾。

这就是我母亲将毕生的辛勤工作和智慧奉献给她的孩子、家人和默默无闻的生活的方式。

母亲的煤油灯,这微弱的光,照亮了我的生活。

每当我想到煤油灯,我就会想到我的母亲。

虽然我妈妈已经离开我们几十年了,但不管我家搬到哪里,都是单位福利房或新住宅区。我妈妈留下的煤油灯像珍宝一样保存在我的橱柜里。

它的光芒一点也不弱,但是母爱的光芒照亮了我的家和生活。

它的光芒永远铭刻在我心中,反映了中国劳动妇女诚实、善良、勤劳、节俭的天性和形象。

煤油灯一直亮着。它从未熄灭或离开过我。相反,它一直在我的心中,在我的生活中,在我的人生道路上。

爸爸的背爸爸有一个又大又厚的背。

有人说爸爸是座山。

有了这座山,这个家庭可以依靠它。

有人说父亲是一条河。

有了这条河,一家人可以远航。

有些人还说父亲是明星。

有了这颗星,这个家庭可以看到希望。

我父亲,它真的是一颗闪亮的星星吗?妈妈经常在晚上看夜晚空。在所有的星星中,有一颗是你的父亲。

爸爸一年到头都在远离家乡的县城工作,一年只回家一两次。

我记得我父亲总是在春节期间回家。

我还一直记得我父亲经常背着我在房子里走来走去,在大院子里和人们打招呼,上街去玩,给我买了很多好吃的东西。有糖果、瓜子、酥糖、棉花糖、花生……我吃得最多的是棒棒糖。

我嘴里叼着棒棒糖,骑在父亲的背上,很开心。那是我一年中最快乐的一天。

爸爸的胳膊很强壮。他可以把我举起来,然后把我举起来。我的手可以触摸屋顶,抓住树枝,张开双手让鸟儿飞翔。

爸爸的背又宽又厚。我仰面躺下,就像躺在柔软的床上,非常舒服。

几天的春节假期过得很快,爸爸又要出门了。

每次我父亲想回到县城,我都哭啊哭,拉着父亲的裙子不松手。

我妈妈哄我说,你爸爸要去工作,如果他不去工作,他就拿不到工资。没有钱,他怎么能给你买新衣服和美味的食物?

我也总是缠着我父亲。我想让他抱我。

我父亲把我带到码头,在那里我登上了船。

一条山脊,一条通向船坞的长路。

我的头靠在我父亲的肩膀上,他的背非常宽而且温暖。我仰卧着,想这样继续下去,所以我不能仰卧。

路啊,你长得越来越长了。

渐渐地,我听到了父亲背上感动我的声音:从父亲脚步的急促敲击声到缓慢的咔嗒声;从父亲温和的呼吸到沉重的呼吸;后来,我父亲把我从背上放下,走了一会儿,然后休息了一会儿,把我抱了起来。

只有当我长大了,我才找到答案:我逐渐长大,变得越来越重。

我父亲越来越老了,他的身体不如以前了。他几乎不能把我带回去。

但是我父亲从不抱怨,他总是背着我。

爸爸的背一直告诉我,它坚硬、厚实、温暖。

爸爸回到县城后会把我带到码头。

后来,我不想让我父亲再背着我。我父亲真的不能再抱我了。我可以看到我父亲头上有白发。

爸爸走上码头,走进小屋。

看着清衣江上的船渐渐远去。

爸爸又宽又厚的背从未离开过我的视线。

爸爸的背已经在我心中扎下了根。

爸爸的背影给我留下了一个我将永远记得的形象。是的——爸爸是座山,他是我们家的支持者。

爸爸是一条河,他流淌着我们所有的情感。

爸爸是个明星。他照亮了家庭的生活和希望。

爸爸回来了,宽阔厚实的背。

哦,我父亲的背是我记忆中成长的摇篮和幸福的温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